程北咬住指甲,焦急地在原地来回踱步。

  陆予骞也刚接了电话,声音冷沉地在空气中回响。

  男人没有多余的话,时不时冒出的一两个单音,证明他还在听。

  从沈娆进手术室,萧谨南就没消停过,最后这一通,他的手机只剩下7%的电量了。

  “怎么样?”

  程北看着陆予骞把手机收进兜里,凑上前问道。

  “我过去一趟。”陆予骞的眼神浸透着冷意,似是已经看透一切,“这样比较保险。”

  “萧谨南说什么了?”

  “他解释,事发突然,血袋确实紧缺,要从别的地方调过来。 ”

  程北绞紧的眉这下拧得更厉害,她猜测,库存是大概只够用在白素一个人身上的。

  而她的移植手术是在后天,估计得等到明天,血库才会充盈好。

  可是,娆娆也伤得很重啊……

  两个人都是熊猫血,还都同时在进行抢救,没有比这更糟的情况了。

  程北摇着头,叹气叹个没完,尤其听到白素的心脏已经几度室颤,更是心燥难当。

  “那……”

  陆予骞看她张口就知道她要说什么了,断然拒绝,“别掺和白舒,尤其在这么乱的时候。”

  程北将唇抿紧,清醒了一些。

  自己是急昏头了,那么心如蛇蝎的一个女人,保不齐还会害了娆娆。

  程北深吸一口气,拦住欲走的陆予骞,“还是我去吧,你留在这儿,娆娆需要你。”

  完事也不等陆予骞同意,头发一甩就跑远了。

  陆予骞身形未动,看着那抹越来越小的侧影,缓缓收紧了视线。

  这样……也好,或许能让她看清现实。

  男人淡淡挥手,让小实习回到他自己的岗位上去。

  小实习如释重负,赶紧溜了。

  两栋楼是分开的,但离得不远。

  程北知道沈娆的情况可能没有白素严重,但自己多浪费一分钟,娆娆就会多一分钟的危险。

  因此她拿出了生平最快的速度,一路猛冲。

  电梯从最高层往下落,程北也没等,直接爬楼梯,一次踩两级,蹬蹬蹬往上,幸好她鞋跟低。

  可是真的累,她练一天的舞,都没有这么累过。

  程北喘气喘到快要缺氧,被汗水模糊的视线里,萧谨南走了过来,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——“怎么是你过来了?”

  他很讶异,眸底似乎还掩着失望,看着程北的眼神,一点一点地染上凉意。

  程北撇开撑住膝盖的手,直起了身子,断断续续地说,“我……我代陆予骞过来的,白素她……怎么样了?”

  其实程北开口就想提沈娆的,但萧谨南的性子她也清楚,一激就炸的,白素眼下生死未卜,自己还是先关心一下为好。

  她边问边扭过头,怔住,因为急救室上方的红灯是暗的。

  程北双目惊瞪,心中一阵狂颤,该不会是……

  她吓得捂住了呼吸,以为白素没有坚持下来。

  但下一秒,隔壁准备室却传来了赵医生的声音,他好像在大声催促着谁,并且取消了那人的休假?

  程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盛宠前妻,老婆再来一次!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夫人,你马甲又掉了!只为原作者红家欧尼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家欧尼并收藏盛宠前妻,老婆再来一次!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