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娆瞳孔微缩,下意识后退了。

  陆予骞走得飞快,三两步近到她身前,气场压下,像是有孤鹰在头顶盘旋。

  男人面容苍白,是那种病态的白,可眉心却凝聚着一股子浓烈的沉铸之色,山雨欲来一般。

  沈娆嘴皮发干,心脏砰砰砰地,似是要跳出心口。

  下一秒,男人喊她的名字,朝她伸出了双臂。

  霜寒迫人的声线,却似是一柄锋利无比的尖刀,对准了沈娆的喉间。

  好凶!!

  那一瞬,沈娆身子一颤,竟有种他要对自己动手的错觉,眼见避不开了,赶紧狠狠闭紧了双眸。

  却不想须臾间,就落入了一个强而有力的怀抱。

  陆予骞几乎是将她整个人环住了,拥得很紧很紧。

  沈娆的脸埋在他硬实的胸膛里,鼻息被淡淡的薄荷馨香侵占,还有消毒水的冷冽味道,一下一下,刮着她脆弱不堪的神经。

  “陆……”

  沈娆急促地呼出一个字,男人灼热的吐息落下来,拂过她的颈项,激起一层鸡皮疙瘩。

  他并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。

  沈娆的心脏,似是被滚滚的洪流冲刷而过,她唯一能抓住的浮木,只有眼前的这个男人,她有些怯生,又有些笃定地,给他回应一般,伸手拍了拍对方的后腰,“予骞……”

  男人绷紧的身体,稍稍放松了一些。

  沈娆闷红了脸,吸气,下唇被尖尖的牙齿咬住,她嗓音轻细,“那个,我身上很脏。”

  她知道自己什么样,又是血污,又是灰尘,脏兮兮的堪比煤球。

  然而他人面前,沈娆可一点也不在意,但现在,陷于陆予骞的怀中,她就仿佛浑身都在被虫蚁啃食一般,哪哪儿都不舒服。

  他是那么爱干净的人啊,在她的心里,更是纤尘不染的存在。

  “没有关系。”

  陆予骞的嗓音,也柔了下来,或者说,更像是拉扯到极致的弓弦,忽然被松开的感觉,那一下,重重弹在空气里,也弹在沈娆的心上。

  她一瞬有些想哭,但最后,也只是吸了吸鼻子,和他解释道,“那些血迹不是我的,我没有受伤,我一切都好。”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“所以,你……别这样了……”

  沈娆攥紧了男人的衣角,他的身体在发抖,尽管很轻微,但一直一直,没有停下来过。

  他为什么这样?

  他知不知道他这样,她会六神无主的?

  陆予骞扣住了沈娆的双肩,一个字、一个字道,“对不起,我错过了你的求救讯息,我当时……”

  “我知道,我知道的。这不怪你啊,再说我也没出什么事。真的,我只是手机没电了,然后在储藏室呆了一晚上,对了我还顺便救了个人,他伤得挺重的,把他送进医院花了我不少力气,我衣服上的血就是这么来的……”

  沈娆边点头,边快速动着唇,她试图多说一些话,来安抚陆予骞的情绪。

  其实她能够想象,这个男人,不顾自己的身体,不眠不休,找了她一整夜,但是,却一点音信也无……

  他可能,濒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盛宠前妻,老婆再来一次!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夫人,你马甲又掉了!只为原作者红家欧尼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家欧尼并收藏盛宠前妻,老婆再来一次!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