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娆将手机还给陆予骞,抬头,半惊异半诧然的眼神望着他。

  问归问,可沈娆哪里会不清楚,那两张照片,拍的就是自己。

  发件人是萧谨南,那个圆滚滚的肉包头像想让人忘记都难。

  沈娆皱起眉头,问道:“萧谨南为什么要偷||拍我?”

  陆予骞没有说话,他其实并不关心萧谨南的意图,男人脑子里唯一清晰的印象,是那天晚上收到这条微信的时候,差点冲破心脏的蹈海巨浪。

  沈娆却是讶异地眨了眨眼,“嗯?怎么你也不知道?”

  陆予骞轻言,算是和她解释了一句,“当时谨南并未表明身份……”

  小女人立刻一脸“得了吧”的表情打断他,接了一句,“那人家现在表明了身份,你也不见得搞清楚了啊~”

  这怼得……

  陆予骞眉心跳了跳,耳膜都给她刺得有些胀痛,但并男人不想和她一般见识,清雅道:“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,就别再钻牛角尖。而且你不是断言,谨南对你没有兴趣么。”

  “……哦。”

  你也知道过去那么久了啊,那你还提?

  沈娆小小声地嘟囔,没让陆予骞听见。

  屏幕还没有彻底暗下去,她又看了两眼,撇唇“啧”了一声,还是疑惑,“那他偷||拍就偷||拍了,发给你干嘛?”

  陆予骞:“……”

  哦,懒得搭理我是吧,又摆冰山脸,怎么就闷不死你呢?

  沈娆于是自己想。

  她那个时候已经差不多快走出酒吧了,过道上很黑,边上又醉歪了一个程北,警惕性不高,的确被人拍了也察觉不到。

  很成功的偷||拍,可萧谨南却自己暴露了这一点。

  带着十成十的故意,就好像在炫耀一般,他隐藏在暗处,不动声色窥伺手机那端的人,看他会有何种举措。

  ——而手机那端的人是陆予骞。

  然后?他做了什么?

  沈娆的思绪,到这里狠狠一顿,并不是想不起来了,恰恰是记忆回涌得太过清晰,让她有些难以置信。

  然后,陆予骞赶到酒吧,将她带回了家。

  不、不是的。

  沈娆眼波流转着轻嘲,用力甩了甩脑袋,他是去见白舒,两个人早约好的,碰到自己,带走自己,全是凑巧而已。

  但越是肯定,有道声音就越要冲出来问个究竟,“你怎么知道我在哪儿?”

  仅凭两张又黑又糊的照片,他就是福尔摩斯附身,也决计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找到自己。

  陆予骞看着她的眼睛,缓缓道:“你的手机里装有追踪系统,不论你开机或者是关机,都能够启动。”

  沈娆发了会怔,继而露出一个原来如此的表情。

  没心思去细究男人为什么要在自己的手机里动手脚,她得到答案就可以,哪怕这个答案太过出乎意料。

  也就是说,当时陆予骞的出现,真的是为她而来?

  沈娆吐出一口气,瓷娃娃一般精致的小脸,抹上了几许淡淡的潋滟,或许她此刻,心底是有些高兴的。

  因为沈娆自己非常清楚,其实很多细节,都被她选择忽略了。

  比方说,祁放在包厢外同人谈话时,她隐约听见的,类似三哥有事来不了的话。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盛宠前妻,老婆再来一次!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夫人,你马甲又掉了!只为原作者红家欧尼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家欧尼并收藏盛宠前妻,老婆再来一次!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