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时间,空气安静得诡异。

  沈娆的视线定在陆予骞修挺的颈项上,细长的青筋紧绞着,像是盘在一起的虬龙。

  他……是在生气?

  沈娆费了点脑力,半想半猜,隐隐串联通透。

  他坚定将程北排除在外,也对,连自己都是多余,北北又算得了什么?

  说起来,陆予骞身边那些个和他拜过把子的,有谁将她当个人看?

  蝼蚁或草芥,要多低贱有多低贱,再慈悲点,死缠烂打的一条母狗,好歹是哺乳动物了。

  今天,好不容易遇见一位没戴有色眼镜的,不过主动和她多聊了两句,陆予骞便这般反应,仿佛自己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。

  呵,她不过是想交个朋友罢了……

  沈娆捻着指尖,用力做了一次深呼吸,肺里许是埋进了一根刺,她坐在车里,恍惚间痛了良久。

  陆予骞见她这样,也知道自己语气重了,可他稍微闭上眼,那两张照片就不断在脑中涌现,连带血液都开始逆流。

  只是他懒得解释太多,本就尚未摸透萧谨南的意图,更何况没有证据,沈娆哪里会信?

  男人蹙着眉,语气更冷,“听懂我的意思了?”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她点头,灵魂被剥开一般。

  “微信删掉,还有他的电话号码……你给我彻彻底底远离这个人。”

  沈娆忽而牵动唇角,僵硬地轻轻笑了,“陆予骞,你到底凭什么?”

  懂了是一回事,照着做又是另外一回事。

  她什么时候给他的错觉,自己会乖乖伏低,任他摆布?

  “沈……”

  女人竖起食指嘘了一声,示意他不要叫她,也不要露出一副诧异的表情,她的话还没有说完。

  “凭什么你说什么,我就要信?凭什么你吩咐什么,我就要照做?凭什么你可以干涉我?你以为你是谁?你凭……”

  “凭我是你的丈夫!”

  此话一出,两人都愣住了。

  只是陆予骞恢复得太快,那张毫无表情的脸就像铜墙铁壁一般,任何刀剑都刺穿不进,他盯着她细颤的睫毛,森冷的警告响起, “陆太太,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耐心。”

  沈娆也回过神,不甘示弱地呛回去,“嘁我稀得挑战你?说得多冠冕堂皇啊!陆予骞我就想反问你一句,要是我凭你妻子的身份,让你远离白舒呢?你肯吗?啊?”

  答案根本显而易见。

  陆予骞甚至看都没看沈娆一眼,就径直下了车。

  到家了。

  有人从门卫处迎向陆予骞,沈娆隔着车玻璃定睛一看,是祁放。

  男人一脸痴笑,在陆予骞边上摇尾巴,沈娆也走过去,两人的交谈旋即停止。

  祁放朝她用力一弓腰,脆亮地叫了声“三嫂”。

  沈娆眼神泠泠,捂住胸口,差点呕出来。

  三嫂?叫她“沈大小姐”多好……

  祁放顿时手足无措地僵在原地。

  “不好意思,中午吃多了。”

  沈娆朝他摆摆手,脸上可没有半分不好意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盛宠前妻,老婆再来一次!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夫人,你马甲又掉了!只为原作者红家欧尼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家欧尼并收藏盛宠前妻,老婆再来一次!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