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听到“开饭”两个字,客厅立马就热闹了起来。

  陆婉儿跑得最快,下楼的最后几级台阶是用跳的,她一头扎进陆予骞的怀里,甜甜地叫了一声——“哥!”

  陆予骞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柔和,但也没有太纵着她,淡然地抓开她抱住自己的两只手,道,“都几岁了,还没个正行。”

  陆婉儿朝他吐吐舌头,“知道啦。”

  陆予骞拍了拍她的背,然后转过头,和迎面而来的长辈们问好,“大伯,二叔,二婶,四叔。”

  三叔因为身体的缘故,长居国外,陆老爷子给过特赦,这雷打不动的家庭活动,只有他可以不参加。

  落座之后,沈娆四处看了一圈,没看见陆戎,她觉得奇怪,正欲抬头询问,却正撞上陆予骞寡淡的视线,男人稍微凑近了一点距离,气息划过她粉嫩的耳垂,“陆太太,玩得开心么?”

  沈娆愣了一瞬,陆予骞这话听着平淡,但她只觉一股飕飕的冷意直冲天灵盖,冻得心脏都有几秒停跳,可她面上的笑容没有半分消减,把真话当做玩笑般说了出来:“有你在,我当然很开心。”

  陆予骞别开脸,权当没有听见。

  沈娆自嘲一笑,冷不防耳畔传来陆戎打趣的声音,“夫妻俩说什么悄悄话呢?”

  陆予骞抬眸,淡笑而过,反问他,“怎么才来?”

  陆戎举起手中的拉菲,解释道,“刚去酒柜挑这个了,喝点儿么?”

  陆予骞颔首,看了眼沈娆面前空空如也的高脚杯,来了句,“给她也倒一点。”

  陆戎的眉峰很明显地揪了一下,沈娆朝他小幅度地摇摇头,轻笑着打了个圆场,“对,我是挺想喝红酒来着。”

  陆予骞一贯是要在爷爷面前和自己装恩爱的,她都习惯了,索性也就由着他。

  但男人的手很快伸了过来,轻轻与她碰杯。

  沈娆尚在病中,本就不该喝酒,对面又坐着她的主治医生,时刻眼神提醒让她不要胡来。

  但她的为难也就只持续了半秒而已,沈娆施施然抿下一口红酒,酒香甘醇,只是她嘴里清苦,什么味道也没品出来。

  恍神间, 碗里已经多出了好几片鲜嫩的虾肉。

  沈娆瞥过头去,陆予骞正在剥虾,十分专注细致。

  这道菜是清蒸的,没有油,但大虾自身的汁水还是弄湿了他的手,在灯光的映衬下,男人细长的五指带着淡淡的光泽,一时间晃了沈娆的眼睛。

  她下意识撑开一抹笑:如果他不是在做戏,该有多好啊。

  沈娆配合地往嘴里送了一只虾,这是她钟爱的食物,不吃白不吃。

  对面的陆戎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,沈娆不明所以地看着他,夹起第二只虾,然后是第三只。

  这下陆戎是忍无可忍,清了清嗓子道,“堂嫂,感冒发烧的确是小病,可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盛宠前妻,老婆再来一次!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夫人,你马甲又掉了!只为原作者红家欧尼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家欧尼并收藏盛宠前妻,老婆再来一次!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