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娆喝了点水,平复了一下心情,视线刮过眼前的人,状似无意地问:“你怎么也来了?”

  陆予骞拍了拍季林的背,一本正经道,“季秘书推荐的地方。”

  季林给他那力道推得,脚下止不住打滑,差点又摔。

  好不容易稳住身体,季林气喘吁吁地往下接话,“对对对,我特喜欢溜冰,正好这里场地啊设施都不错……我看过美团啊,上面双人票比较划算,于是我问了总裁他有没有空……”

  “哦是么?”沈娆抱着手臂,咯咯直笑, “季秘书你真幽默。”

  季林狂汗,他就知道,太太哪是那么容易被糊弄的啊!

  这羞耻巴拉的台词总裁还让他说出来呢,喜欢溜冰连摔八次啊,还得扶着栏杆才能站直,这怂样去骗鬼,鬼都不上当。

  陆予骞适时插了一句,“他是不怎么会溜,得多学。”

  “那你好好教教他呗,我休息够了,先……”

  一看沈娆就是想接着自己玩自己的了,不过陆予骞没等人把话讲完,就捉住了她的手。

  “……你刚才,就教得挺不错。”

  啧,他这什么意思?

  自己是看不下去季秘书那么菜才指点两句的,说到底,他陆予骞的得力下属不会溜冰,关她毛线事?

  沈娆见陆予骞还想说话,立马做了个停止的手势,“行,比一场好了,谁赢谁来教。”

  语罢沈娆瞬间冲了出去,被他握住的手也随之轻松脱开。

  陆予骞有了跟上她的理由,眼尾勾出一抹疏狂,身影飞闪而过。

  季林被剩在原地,抓着栏杆,身体发抖,俨然一匹孤独而合格的单身狗。

  能不能……能不能问一下我的意见?

  你们是要教我对吗?可我根本不想学啊!

  -

  溜冰场中央,沈娆和陆予骞的私人赛已近尾声。

  沈娆的体力消耗得很快,但无论她怎么追赶,陆予骞就是一直和她保持着半臂的距离,招人恨的稳定!

  起初,沈娆是根本没有胜负欲的,这场比赛,谁赢了谁才倒霉呢。

  可时间分秒流过,沈娆看着陆予骞占尽上风,想到他同样也没有拿出真本事,她就不乐意了。

  于是沈娆认真了,但陆予骞依旧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,在她面前领滑。

  沈娆更气,不信邪地豁出全力,然而——

  “你输了。”

  剧烈运动过后,陆予骞依旧平静,看着眼前的手下败将,缓然地叙述结果。

  沈娆双手撑住膝盖,艰难抬头,这还是人吗?为什么他一点都不喘?骨骼惊奇可以算他犯规吗?

  “我……我是因为,头发挡住了视线。本来……我可以,可以发挥得更好!”

  “那就算平局。”

  陆予骞一秒妥协,他伸手拎了她一把,沈娆借力靠在栏杆上,两滴落下的汗珠迷了眼眶,模模糊糊的,她瞥见男人唇角抹开的笑意,轻浅如风。

  沈娆呆了呆,他笑起来是真的好看。

  原来他也会对着自己笑。

  陆予骞刮开袖子,敲敲表盖,又看了她一眼,“我今天要去泰国出差,下午的飞机。”

  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

 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盛宠前妻,老婆再来一次!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夫人,你马甲又掉了!只为原作者红家欧尼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家欧尼并收藏盛宠前妻,老婆再来一次!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