程北捂住胸口,做了好两次深呼吸。

  纸张的边缘,快被她发白的手指顶破。

  江泽在边上问怎么了,因为他想从程北手里取过这张纸,但她一直没有松开。

  “程小姐,请问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  程北一个劲地摇头,她没有出声,她也回答不了。

  表格上有一块是需要白舒填写她的家庭情况的,包括家人的姓名、出生年月、现住址等,下面还备注了一排加粗的小字:已故人员也须填写。

  白舒的父母死于那场车祸,她还标注了事故发生的年份。

  第三行是白素的名字,后头紧跟大大的“已故”二字,最后那一捺,也不知道白舒用了多狠的劲儿,纸都被她划破了。

  最吓人的是,白舒还写下了白素的死亡时间。

  xx年xx月xx日。

  她甚至精确到了哪一天。

  这意味着什么?

  程北不敢细思,她只觉得毛骨悚然,以至于开口说话的时候,声音都近乎失真了,“白素的手术日期,定下来了么?”

  对程北忽然关心起白小姐的情况,江泽有些不明所以,但他还是点了点头,回答道,“定下来了,后天早上。”

  后天……

  程北看着那串相应的数字,倒抽一口凉气。

  白舒她,想做什么?她要白素死么?

  “江医生,这文件袋,你准备带到哪里去?”

  “啊?哦,签证我是委托旅行社办的,我正要把材料邮寄给他们。”

  程北终于把东西递还给他,问了句,“所以,你没看过里面的内容?”

  江泽摇摇头,自己只负责收集材料,剩下的活,旅行社会干的啊。

  程北的眉头拧得更紧,也就是说,这份东西,如果不是不小心掉了出来,又正好是这第三页,落到了自己的手里,那它会在所有人都忽略的情况下寄到旅行社,然后翻译成英文申请表,上报给领馆。

  等到签证顺利批下来,不知道那个时候,白素是否会……

  程北甩了甩头,打住这个念头,“白舒现在在哪儿?”

  “上回她冲撞陆太太之后,为了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,她被单独隔离在了另一栋养生楼里。”

  程北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  “程小姐,您是怕她会对白小姐不利吗?”

  “你自己看看我还给你的那张表格。”

  江泽闻言,低头迅速浏览了一遍,程北怕他找漏了,手指伸过去,在中央位置划了一个圈,他便重点往那儿瞧,果然下一秒,脸色也凝重了起来。

  “这……”

  “你觉得她只是写出来膈应人的,还是真打算搞出点事情来?”

  江泽一针见血地反问,“膈应谁?她觉得萧先生,或者陆太太,会闲到去翻看她的个人资料表吗?”

  “是啊,别说他们了,就连你,不是也没看么。或者,白舒就是算准了这一点,甚至是,她觉得就算被发现了也无所谓,毕竟白素现在还好好的呢……”

  程北实在是想不通,妹妹为什么就这么盼着姐姐死,她不是都已经接受娆娆提出来的交换条件了么?

  “但手术那天,白小姐肯定是要见她的……”

  麻醉后的时间另当别论,反正她毫无知觉,得要个把小时后才能苏醒,但之前呢?

  清醒状态下,白素哪有那么好糊弄。

  就算是素不相识的捐献者,她都不可能一句感谢的话不说就进行手术,更何况亲妹妹。

  江泽忧心地叹了一口气,“白小姐还准备了礼物,要亲手交给她。”

  “这样,你先通知谨南,娆娆那边我来说。他们比较能拿主意,幸好现在离手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盛宠前妻,老婆再来一次!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夫人,你马甲又掉了!只为原作者红家欧尼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家欧尼并收藏盛宠前妻,老婆再来一次!最新章节